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幸運是一種實力:原創繪本《今天》作者張梓鈞專訪
張梓鈞看似幸運的種種機緣,其實來自於長期的良好處世態度,以及過人的前置作業與方法——每一位創作者都是一座島,有些島設有燈塔,讓黑夜裡的船隻能夠更輕易地靠岸,平時的準備工作正是在作品的汪汪大洋中,建設島上燈塔,照亮路過船隻、引來各路機會的不二法門。

近期出版首部原創繪本《今天》的台灣新銳插畫家張梓鈞,在外界看來創作之路一帆風順,2019年赴倫敦攻讀「童書插畫」,她在畢業後返台後不久,邀約合作案接連而來,然而細聊之後,不難發現看似幸運的種種機緣,其實來自於長期的良好處世態度,以及過人的前置作業與方法——放下得失心,儘管廣為曝光、勇敢接下舒適圈以外的委託案、累積作品集——每一位創作者都是一座島,有些島設有燈塔,讓黑夜裡的船隻能夠更輕易地靠岸,上述準備工作正是在作品的汪汪大洋中,建設島上燈塔,照亮路過船隻、引來各路機會的不二法門。

 

▲Ruihe village / gouache / 2020

 

從劇組美術到繪本:掌握敘事權

大學讀電影的梓鈞,逐漸發現在劇組不僅工時長對身體造成很大負荷,身為美術助理不可取代性低,創意也往往受到限制。影視業群體優先於個人,很難展現個人特色,幾乎沒有施展抱負、實踐個人審美想像的機會。

 

留學更為生活經驗

梓鈞選擇赴倫敦攻讀童書插畫(Children's Book Illustration),並非單純基於學校科系的考量,其實在申請學校時,她就強調自己對於「繪本創作」的濃厚興趣,除了專為兒童創作的繪本,她更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引起不同年齡層讀者的共鳴。所幸當時的指導老師本身也參與社會運動,並且以大方向建議的方式「教她捕魚,而不是直接把魚抓好交到手上」,適時提點,讓她日後能夠以同樣的方法發展創作。

 

對於歐洲文化懷有憧憬的梓鈞而言,倫敦是一座充滿生命力的城市,既有悠久的歷史,又有來自各種不同文化背景的藝術工作者,讓她十分嚮往。她透露學校不是她的首要考量,她反而建議大家自問除了學校教育之外,還想要透過留學得到什麼?

 

當繪本自己找上門:閱歷改寫人生故事

就讀電影系大一時,梓鈞曾為了完成紀錄片作業,前往華光社區。當時她一心只想要做奇幻華麗的美術作品,對於仕紳化、都市更新與舊社區拆遷等議題沒有特別的想法,直到在英國求學時,看到異地的老舊街區才忽然間有感而發。梓鈞透露創作中使用的拼貼、刺繡元素,從構想到實踐,全都反射動作一般自然;她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畫出這樣的一本書,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當時計畫以舊書拼貼創作,遂至二手書攤尋找字體、泛黃程度符合需求的書籍,她也沒有細讀,直到完書後,英國友人才指出《今天》拼貼文字講述鋼筋、建設等內容,才回過頭審視所用的二手書《Metals in the Service of Man》,令她又驚又喜。

▲《今天:Today is the Day》內頁創作

 

細讀《今天》,不難發現簡短的文字敘述似乎難以包羅一個高潮迭起的故事,梓鈞解釋繪本篇幅有限,不似電影劇本有固定的故事架構,還能延伸發展支線;她同時分享在課堂上曾經學到「繪本一次講清楚一件事」的敘事準則——如何點到為止,讓讀者能夠在讀完文字敘述後,仔細審視圖像中的元素、細節,並能有主觀詮釋的發揮空間,這也是她創作繪本時遇到最大的一項挑戰。

▲《今天:Today is the Day》內頁創作

 

《今天》描繪小區之美:很老很舊很可愛

最初想要創作繪本《今天》,其實是發現倫敦移民、房屋老舊的社區其實非常迷人,一方面擁有獨樹一幟的異國文化擺設,可能見到紅綠配等大膽用色;另一方面每一位長住於此的居民都有許多豐富精彩的人生故事。梓鈞其實並不排斥建設,她更在乎各機關令居民搬遷的「手法」,是否有完善的配套措施?是否有直接、誠懇地與居民溝通?有沒有給予合理的緩衝時間以及補償等等——她更進一步分享,繪本中只有描繪拆除主事者的手腳,沒有具體面目,因為她相信這群人很可能是我們意料之外的角色,她不想把焦點放在控訴政客或者建商上,而是希望大家能夠關注面臨拆遷之居民的實際處境,同時欣賞這些失修而絲毫特色不減的弱勢街區,很老、很舊、很可愛。

▲《今天:Today is the Day》內頁創作

 

姜太公釣魚,合作機會急不得 

身為自由接案繪者,許多合作機會的成敗,涉及包含預算等等眾多變數難以細數——梓鈞坦言報價是一門大學問,每一位繪者的經歷都不同,報價上不可能直接比照辦理,但是她建議可以問案主預算,或者自己提供一個區間,但不必把自己的底價直接告訴對方,要留議價空間,以免對方直接開底價。她也不諱言,確實有遇過報價後就杳無音訊的業主,但她不以為意,等真正合適的機會出現了,她更可以把時間花在值得的對象上,「就像談感情一樣,強求不得」,秉持著如此精神,談成的案件中,梓鈞很少需要在確認草圖之後改稿,往往成品交出後就能順利結案、收到款項。

▲梓鈞為私下喜愛的英國《Oh》雜誌繪製插畫,更是她首次接到的國際委託案,意義非凡:藝術指導Cathy McKinnon / gouache / 2021一月號 

▲提倡環境永續的瑞典包包品牌合作:Gaston Luga / gouache, pencil, digital / 2021

原創繪本《今天》的出版是梓鈞始料未及的創作里程碑;其實她還有其他的繪本作品,只是知音難尋,出版社畢竟還有各種商業考量,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原先投稿時報出版其他插畫作品,責任編輯在看完作品集後,反而主動提議幫她出版《今天》。即使如此,投稿時報出版並非毫無根據的隨性選擇,梓鈞說她常常沒事就到書店看新出版的繪本作品,看封面的繪畫風格之餘,她也觀察每一本繪本講述的主題,再對照出版社的相關資訊,因此她對於幾家出版社的偏好與風格瞭若指掌,也讓她在毛遂自薦時不必亂槍打鳥。

 

▲期待有朝一日能夠出版的繪本創作《Some People》內頁 / oil paint, colored pencil, oil pastel, charcoal / 2019

 

接案培養核心能力

問及是否曾考慮經紀公司,梓鈞分享自己其實在倫敦曾參加經紀人主辦的講座,「他們其實也會問你為什麼想要找他合作,因為他們也不希望繪者期待有了經紀人之後,什麼事都不用做,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案件可以接」。她畢業後決心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嘗試自由接案,一來她可以培養與客戶溝通、時間管理的技巧,另一方面累積各類作品集:報章插畫、平面設計、時尚廣告,只要理念不衝突,心誠意潔,來者不拒——也讓她在未來找經紀公司時更知道自己的特性,對方也更信賴她能夠準時交稿、滿足客戶需求的能力,彼此雙向過濾,才能夠找到更適合的經紀人。尋找案源除了投稿之外,梓鈞特別鼓勵大家勇敢將作品集展示於各大免費平台,不要得失心太重,國際案主自然會找上門。

▲The Flowers / gouache, colored pencil / 2020 / 裝飾性強的12張花卉習作系列,展現配色功力,溫婉可愛,個人特色鮮明

 

2022新展望:更多元的繪本面貌

梓鈞堅信繪本不應以年齡分類,認為與其制定標準評判繪本優劣,她更樂見不同型態的繪本作品出版,也希望大家能夠拋開成見,多方涉獵不同屬性的繪本:不論是有明確功能性,比如教導孩童自己刷牙、起床,與同儕和睦相處的繪本;富有寓意,給予讀者啟發,能一語道破故事啟示的繪本;或者裝飾性強,賞心悅目外似乎沒有明確情節的藝術性繪本——各有適合的群眾,沒有孰優孰劣,單看個人品味偏好。

 

梓鈞已在實踐多元繪本創作的理想,首部出版繪本《今天》原畫還在童里書店展出,梓鈞就已經在籌備下一本繪本的出版,預計於五、六月的初夏問世,有別於以往的全創作故事繪本,這次梓鈞首度於專職文字工作者合作「知識型繪本」,期待新作出版的同時,也不妨在1月16日之前到古亭的童里書店一睹《今天》的手稿風采!

 

SOURCE:

張梓鈞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