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醞釀六年叩石墾壤:專訪插畫藝術家川貝母《成為洞穴》獨立故事串連「洞穴」宇宙觀
51幅繁美畫作+51篇奇想極短篇,構築出充滿豐富隱喻和象徵的魔幻世界。

睽違六年,插畫藝術家川貝母再次以《成為洞穴》回歸文學界,51幅隱喻畫作搭配51篇奇想極短篇採圖文獨立編排方式,試圖讓讀者拋開既有想像,在文字中爬梳形體、在形體中構築文字前後對照的巧妙意趣,彷彿重返川貝母的創作現場,一同在洞穴裡挖鑿、蜷曲並探險著。

《成為洞穴》最初概念始於川貝母2018年的個展以「看圖說故事」為二十件作品畫作寫下兩、三百字的極短篇卻意外跌落「洞穴」的瑰麗陷阱,一發不可收拾的勤懇開鑿,只為了追尋那些無法被描述指認的形體,「想要靠近它們,就只有成為洞穴這個途徑了」。他花費近兩年光陰,構築看似分離卻彼此相連的「洞穴規則,跟著不同主角在隧道裡持續奔跑,逐漸形成另一個平行世界—洞穴宇宙充滿著魔幻、神秘、虛無......小心,一進入便無法自拔

「來到這裡的男孩只能有去無回,這是詩的召喚,本命使然。」

#超豪華精美裝幀設計

一拿起《成為洞穴》,首先會被它的燙黑書衣所吸引摸著封面的顆粒觸感望著內頁的六色分層,讓人足以好奇書中藏有何種魔力。細節滿滿的裝幀設計,出自鄧彧(紙上行旅)之手全書採特殊裝幀印刷裸背精裝、夜光封面、特殊色印刷到極富手感的六色色紙,得以看出她對紙藝的鍾愛,以及暗藏其中的視覺巧思(超值得收藏)

#跟著川貝母進入洞穴

本次dPi也邀請到川貝母本人,請他與我們分享《成為洞穴》的創作歷程。

Q : 哈囉川貝母!有別於《蹲在掌紋峽谷中的男人》的創作方式,《成為洞穴》則是以「看圖說故事」書寫看似分離卻彼此相連的洞穴「規則」,而我們很好奇過程中你是如何決定每個故事的定調與走向?在51幅帶有隱喻的畫作中,編碼順序是否帶有何種特殊含義?

A:編碼順序並沒有特殊含義,事先也沒有定調故事的走向,大致上將2018年展覽的圖以及更早的作品放在前面,後半部則是近期的創作,只有這樣大略的安排而已,其餘的就是按照順序看圖說故事。

我想可能是之前大量繪製報紙副刊插畫的關係對於圖與文的想像經驗很豐富,所以就算這次反過來看圖寫字,也感到意外的順利,很快的就能夠從圖裡面找出可以撰寫的故事出來。

其中隱藏的設定,就是希望能夠用多方視角來詮釋一個角色在上一則故事約略提到的名字,可能就會是下一篇的主角或者發生的事件,因此層層關聯,進而擴展洞穴的世界觀。例如獵人之妻與小川樂園;小川樂園裡面的沙鼠與少年宗的關係。希望透過這樣的安排,讓讀者發現角色在故事之外的另一種面貌

Q : 在創作極短篇的過程中,有發生哪些趣事嗎?

A:最有趣的就是故事彼此關聯的延續性吧每則故事都有自己的「洞穴規則每個規則加起來就成為洞穴的世界觀。好像某個角色做什麼事就會牽動整本的走向與發展,這會讓我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就算自己是書寫者也很期待下一篇的變化

Q:遇到靈感枯竭的時候,會怎麼調適心態?

A:書寫的時候很少有靈感枯竭在寫的過程中下則故事的想法就誕生了,可能是某個人物或事件引起我的興趣,例如獵人之妻,因為書寫虛構的丈夫進而相信筆下的人物而開啟她的旅程,最後來到小川樂園讓原本平靜的園區有了變化。感覺角色故事是活的,能夠自在的穿梭在洞穴世界裡

Q:是否會將部分自我投射於角色中?

A:書寫的過程並不會將自我投射在角色裡,但所聽所看的經驗帶來的幫助是不少的,更多是對待故事角色要有同理心,去理解角色為什麼這麼做,順著他們的性格去發展故事而不是強制冠上一個指令要他們走位

Q:在《成為洞穴》中收錄了2013年至2021年不同時期的川貝母作品,從原本聚焦於「人」的創作,逐漸揉和了更多與大地相擁的自然元素,用色也從早期的橘黃到近期螢光粉與螢光粉藍的多元運用,可否與我們談談當中的畫風轉變呢?

A:這次新作品嘗試尺寸比較大的創作,以往可能都是A3或者更小的尺寸,這次則有四開或對開光是尺寸的放大就讓作畫習慣產生不少的變化,加上改變用紙,先前使用的法國設計紙磅數不夠,不適合太大面積的塗色,這次改用磅數厚的水彩紙,顯色上比較飽和,層次也能推的更細緻一點,於是便有許多不同以往的嘗試。

Q:近期讓你印象最深的專案或作品是什麼?原因為?

A:近期印象深刻的專案是幫老王樂隊畫的專輯封面我很喜歡這次創作的色調在深沈的背景中帶出螢光的黃和綠,是我期望中的效果。另外也很喜歡事後從這張圖延伸創作的故事,有種終於讓裡面的角色(如兔子)有了歸宿的感覺。以前看這張圖是靜態的感覺,有了故事之後似乎就變成動態了,知道裡面的兔子為何而跑,中央睡覺的男孩究竟發生什麼事,因此有了聲音和騷動,我想這就是故事文本的魅力吧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inca817)分享的貼文

Q:可否跟我們分享你工作室的樣貌呢?可以跟我們聊聊你的成長環境和目前居住的地方嗎?有特別喜歡去的地方嗎?

A:我的工作室很簡單,沒有太多的收藏品或擺設,我不太喜歡桌上或牆上擺設太多東西在開始新的創作時,我希望盡可能的維持乾淨,避免過多的干擾,保持唯一豐富的地方只在創作的作品上,覺得這樣視覺也比較有喘息的空間

source:川貝母

目前居住台中,台中適合緩慢生活,感到放鬆,另一方面去台北看展覽或者回屏東老家也不會太遠,對我來說是個居中方便移動的地方。近年喜歡和朋友外出爬山,除了壯闊美麗的風景之外,每次爬完都有種生活重新開機的感覺。覺得生活很需要這種突然中斷強制把自己帶離舒適圈的機會,是個檢視自己的好時機,什麼是缺少的什麼是多的,這時候都能很清楚的辨別

source:川貝母

Q:你的一天通常是怎麼過的?工作時有什麼怪癖嗎?請和我們分享你的創作過程。

A:並沒有什麼怪癖,創作的生活很無聊,必須大量時間的獨處,投入的時間成本很多。通常習慣在早上想草圖,下午則用來執行早上想的點子,傍晚我習慣去運動,讓身體與大腦都放鬆一下,有時一整天想不出來的時候透過運動就能夠順利解決。晚上大部份會休息看書或電影,除非有較忙碌的案子才會繼續工作。

source:川貝母

Q:如果只能用三個詞彙形容川貝母,你的答案會是什麼?

A:三個形容詞:神秘靈性故事性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引起別人的興趣,不管是畫作的細節或故事的內容,希望透過超現實的方式來傳遞概念提出一個問題然後用故事的方式來表現因此「神秘」感是必須的,引誘別人來參觀閱讀。可能一開始無法辨別,但仔細看之後逐漸發現裡面的關聯性,或者引發自己獨特的解讀,這都是希望帶給別人的感受。

Q:未來有其他新規劃嗎?請與我們的讀者分享吧!

A:我比較習慣依賴直覺行事,所以時常會花大量的時間來醞釀,等到時機成熟才會對周遭的人說,因此現在還沒有消息可以公佈

如果你也喜歡川貝母的新作《成為洞穴》,不妨點擊此處查看更多。

-

source:大塊文化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