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志向狂熱者,專訪插畫藝術家吳騏57:「如果你不為自己瘋狂,別人怎麼會為你瘋狂?」
「當然挑戰啊!當然做啊!」,吳騏完美證實了《只有自己會逼死自己》之顛狂理論。

前陣子在上海完成《Time to love》壁畫的插畫藝術家吳騏57,馬不停蹄的接案人生,是他現今的生活寫照,有如名字中的「」字般,一匹青黑色的馬。起初看似跑得慢,如今卻奔馳得比誰都快、比誰都賣力,也恰巧呼應吳騏今年邁入第15年的創作生涯

想逼自己,也想要測試一下自己的『極限』是什麼」吳騏笑著說,對於自己想做的事,總是毫不猶疑,從萬華區的街角改造計畫、金門的風獅爺彩繪籃球場、上海七寶寶龍城的大型壁畫,一個個難上加難的浩大工程,他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挑戰啊!」,完美證實了《只有自己會逼死自己》的顛狂理論,「很多人說我是作狂,但我只是樂於做自己的東西(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黑馬,最初的起點

兒時自認很會畫畫的吳騏,從幼稚園起便能隨手拈來卡通人物,上百隻的忍者龜與藍波足以看出他的恣意瘋狂卻在小二時迎來了第一個人生打擊(蠻早的),「你是個虎頭蛇尾的人」,一位葉老師的肺腑之言讓吳騏錯愕到不可置信也讓他開始認真把「畫畫」當回事,「後來畫畫就變得比較小心,會刻意把它完成,不是隨意幾撇,他可能覺得我會畫畫,但是我都畫太潦草,這句話影響我蠻大的」。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之後吳騏考大學時,在畫室短暫待了半年,起初繪畫程度落在後段班的吳騏,渴求進步的他,便跟老師反映可以直接幫他點出問題,老師也毫不猶豫在畫上訂正,我現在打叉叉的地方,明天就不要讓我看到」,正因這句話,吳騏的素描開始神速進步,神速到讓老師懷疑他是否偷偷去補習,「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匹黑馬」老師驚嘆地說,那瞬間讓吳騏得到了莫大的動力與肯定,從此奠定他立志當插畫家的穩固基石。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大一,立志當插畫家 

就讀台藝大視傳系的吳騏,大一那年開始才算真正認識「插畫」從那時起他便立定志向,要成為一名插畫家。「大一的時候畫起兒童插畫,風格沒有很強烈就開始當插畫家接案,跑了大概一年之後,沒有成功什麼案子,那一年的收入大概一萬塊而已,很慘」,而那時期幾米正紅,吳騏被不少案主要求模仿幾米的畫風,對他來說,這是個自我懷疑的過程,「到底我的插畫是什麼樣子?」,也是轉捩點的開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從純繪畫跳到插畫,絕非易事。吳騏花了大量時間搜尋資料,尋找喜歡的國內外插畫家,紀錄各種吸引自己的圖片或畫面,不斷吸收與轉換後,風格也逐漸有了眉目。「半年之後,我畫了一個叫《方形主義》的作品雖然跟我現在風格也是差很遠(笑),埋頭創作半年後,就是這幅讓我突然認同自己」,也許是人時地利人和,台灣當時最重要的設計平台黑秀網、dPi設計插畫誌與三采《創意市集101》的先後報導讓吳騏2.0順利被看見,才正式開啟了專職插畫家之路。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最刁也是最重要的業主

我們也好奇,吳騏有遇到過很刁鑽的業主嗎?「有一個很棒的經驗,那次合作改變了我很多,是我第一個以自己風格合作的案子《歐洲魅影》,一接就接了九年(笑)他們是上苑文化,老闆是一個在台北工作的歐洲人,他們想把歐洲電影引進台灣,把台灣電影引進歐洲」影展無償地在許多大學播映,不僅特別有意義也是吳騏第一個破萬的案子。「那個案子很大的改變是,他一直不滿意我的,因為歐盟國旗是藍色,期間改了十六次顏色,很刁吧?刁到爆!但是他也指出我的問題所在,因為我太喜歡暖色系,我不敢用藍色」。

經過十六次的瘋狂修改後,最後的結果卻讓他出乎意料,「對我來說是一個大躍進,我開始會使用藍色,已知用火就是這種感覺,我就覺得太棒了!克服藍色之後,顏色就開始炸開,原來顏色可以這樣用,所以最刁的是他們,但最好的也是他們」,其餘蠻不講理、沒有sense的、不尊重創作跟專業的,吳騏表示不勝枚舉,就不值一提了(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想像的國度:《腦袋星球》

原預定於六月底盛大開展的2021華山親子表藝節因應疫情取消了六場劇團演出,扼腕之餘,不妨轉換心情,將目光聚焦於本次繽紛的主視覺《腦袋星球》,拋開生活中的抑鬱煩悶,一同進入吳騏精心打造的奇想國度,「因為我很喜歡舞台劇,如果插畫可以轉換成一個舞台劇,也是插畫家的夢想之一所以我把它弄成一個像佈景的感覺,將劇團元素放進來之後,再做一些悄悄的轉換」。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在《腦袋星球》中,若睜大雙眼仔細一瞧,能發現吳騏偷偷埋了不少伏筆,「像入口處的鳥人就是我的作品《鳥人國度》,這是一個想像世界的路口,是我一直在創作的角色跟概念,剛好很符合這次的《腦袋星球》。當你走進一個小孩子的世界之後,會發現『欸其實世界不只是這樣子』即使歲數漸增,與現實纏鬥逐漸褪去的純真皮囊,藉著吳騏的奇想放大鏡,或許能尋回一些消逝的自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創作,其實是長期的低潮

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十五年?一路走來,吳騏表示磨難重重,「你要堅持自己東西的難度很高,插畫家的創作是屬於小眾,不是市場或人氣型的,有時候你要堅持的點是業者不需要堅持的,所以這是一個大難關,我們花很多心力的東西,在業界或市場並不需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因此創作對吳騏來說,是種「長期的低潮」,當嘔心瀝血或費盡心思的作品問世往往會產生曲高和寡的現象,「在這個市場它的效應並不大,能夠產生的共鳴不大,甚至它的價值可能一點也不大,所以你要一直告訴別人或堅信自己作品的價值,這種長期的感受是比較壓抑的」,完成一件作品當然會很開心,但開心是很短暫的,尤其吳騏認為身為創作者是創造出內心理想的畫面,需要不斷嘗試與突破,這過程還很長。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先為自己瘋狂,別人才會為你瘋狂

如果用三個詞彙形容自己,吳騏的答案是「自由」、「夢想」,第三個暫從缺,「我想要追求破壞,可是現在還沒有做到,因為自由跟夢想是我的主要角色『夢獸』跟『鳥人』,另外一個...實踐嗎?挑戰?突破?還是你幫我想?(笑),第三個先從缺」。而現階段畫畫對於吳騏而言,是一種人生志業,「如果有什麼能證明你存在,那就是創作,你要證明你存在,那就是繼續創作」。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如今文創產業與社群媒體越趨發達,插畫家似乎再也不是一個遙遠的夢,而吳騏對莘莘學子的建議是:如果你喜歡,那就堅持。「要畫出心中的畫面,不要太為了市場或環境去畫那種譁眾取寵的作品。如果要做,就全力去做,如果你不為自己瘋狂的話,別人怎麼會為你瘋狂?你一定要自己先狂熱,全心全意做完,再來找答案」,一秒化身熱血教師的吳騏,「Just do it」似乎是他堅信不移的人生準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與父親合開工作室,提振金門文創產業

身為道地的金門人,吳騏最常去的地方是「後浦十六藝文特區」有感於當地藝文發展並不興盛,惋惜之餘,他決定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回饋鄉里,「其實我在金門做的案子價格都不太合理(笑)但也是為了情懷而做,我希望可以做一些貢獻與改變吧」。而金門的風獅爺籃球場,是吳騏心中意義較深遠的作品,「因為我喜歡打球,最後也是靠很多人的力量完成這個案子,過程中認識很多新朋友相對讓更多人了解藝術創作我覺得創造的是一個共同回憶」。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讓地方能開始重視藝術創作,是吳騏回金門最大的願望零零總總的十三、十四面作品將夢想書寫於牆。前陣子他成功投標後浦十六藝文特區的工作室規劃做一個在地文創品牌,「希望我爸的陶藝可以跟我的插畫結合,一起共居在金門創造文創品或文創陶,再研發出更多可能,例如媒合在地商家做圖像授權,或提案一些藝術計畫,這空間變成是我在金門的另外一個小小基地」,滔滔不絕的金門藍圖,能真切感受吳騏那渴求改變的熱血志氣與故鄉情懷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mr_57)分享的貼文

未來不設限:歡迎各大單位 

提及未來規劃,吳騏近期正忙於上海的兒童主題樂園設計,「目前正在進行中,也是我人生的夢想清單之一」。他也希望之後的合作能朝向聯名邁進,藉由創作之後,再去媒合不同的品牌,進而降低服務性質。當然,每次合作對吳騏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也渴望能將插畫以不同的形態展現,「歡迎各大單位、品牌洽詢」他笑著說。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最後,他悄悄向我們透露,礙於疫情不知何時結束,許多時程無法掌握台灣上海廈門金門的工作也交錯進行著,「但我很期待能有三個月的時間投入創作,也可能蹦出一個個展」,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恰好映照現下受疫情籠罩的社會景況,期盼疫情趨緩之餘,也相當期待吳騏日後會為我們捎來何種驚喜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57ART(@57_art)分享的貼文

Q&A

Q:如果不走插畫這條路,會從事什麼?

A:沒辦法想像,可能老師吧,因為我很愛訓話(笑)

 

Q:未來會想出繪本嗎?

A:說來慚愧,我作品量不夠(笑),想要先把自己的狀態跟心境調整好,有更多的故事跟感受畫出符合我自己的繪本,但現在還沒有,現在很空。 

 

Q:有特別想要形象化的創作嗎?

A:前幾名是扭蛋吧!Art Toy藝術玩具,再來就是數位媒體互動

 

Q:工作時有什麼儀式感或小怪癖嗎?

A:好像沒有儀式感,嚴格的儀式感是「剪頭髮」,開工前一定要去剪一下,因為禮拜一要被催稿(笑)

 

Q:推薦的金門小吃?

A:燒餅、阿國蛋餅、城隍廟旁邊的小籠包

想看更多吳騏的作品,不妨前往他的FacebookInstagram

-

source:@57_art/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