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不守規矩」旅法插畫藝術家Huyu:印刷是完整作品的最後一塊重要拼圖
旅法插畫藝術家Huyu,將平面作品結合精細印刷,在茫茫市場中紮穩自己的定位與獨特性。

當創作呈現越趨多元,觀者得以動動手指,透過「社群」便能一探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作品,幸運的創作者憑著「一夕爆紅」走遍天下,而那些默默無名的創作者卻始終堅持著。

source: dpi/Sally 攝

曾經也不為人所知的旅法插畫藝術家Huyu(胡瑜),偶然機緣下尋得自我對「印刷」的熱情,透過不斷實驗到自己學習製版2019年首次亮相台灣文博會,被朋友戲稱是「暴力式」的All In擺設法,看似浮誇的燙金、打凸技術,搭配極細緻的線條與構圖,恰巧地讓作品熠熠生輝,也在茫茫市場中紮穩自己的定位與獨特性

是什麼讓Huyu如此堅持「不守規矩」的做自己?就讓dpi帶你深入探索。

Q:我們知道你曾於巴黎的培寧根高等圖像學校就學,而在進入藝術學校前,從來沒有受過專業的藝術訓練,一切從零開始。我們或許可以說在法國求學的日子裡,是你開始培養自我繪畫風格的開始?可否與我們分享不為人知的發展過程?

A:我高中是就讀升學班,並沒有美術課程,但至少都是擔任學藝股長的職位(笑),所以都還是有接觸到畫畫。當時對一些設計學校有興趣,在讀書時有惡補了幾個月的畫畫,至少認識一下什麼是素描、水彩來應付術科考試。到法國一開始也不是讀藝術相關,反而第一年是邊學法文邊在音樂師範大學讀小提琴系,第二年才申請設計相關學校,正式開啟創作之路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一開始入學,其實是連五官都不會畫的,學校老師鼓勵我們用各種媒材做模特兒速寫,我想這是個契機讓我喜歡應用不同的方式創作,之後開始慢慢有案子,依照客戶的風格需求做調整,也接受了各種大小挑戰後漸漸培養出多變風格。我覺得自己蠻幸運的是,我進到了法國的設計大學,它沒有要你一定要做什麼事,它就是把所有東西丟給你,很像抓週的感覺,你想今天拿什麼東西,你就拿什麼東西。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都是造就我風格比較多樣,跟我自己有好奇心的個性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從你的作品中,可以看見不少動物元素的蹤影,如標本系列、節氣系列與五行系列等,是什麼原因讓你聚焦於「動物」的描摹?

A:跟小時候的志向有關~ 因為我一直立志想成為考古學家跟生物學家,看了很多動物星球頻道或是收集了很多動物或恐龍相關的書籍、模型,從小跟這些主題為伍,長大後就自然而然喜歡這類型的題材,還有一部分是跟我爸有關,因為我爸有「白雪公主」的體質,他可以在馬路上撿到各式各樣的動物回家,像他連騎腳踏車,都可以撿老鷹回家,前幾個月在家裡走路的時候撿到一隻烏龜,我們家也養過各式各樣的鳥、鴿子什麼的。(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在系列作品中,帶有不少東方的傳統元素,試問創作緣由為?

A:其實也沒有特別要結合東方元素創作,當下純粹覺得畫這樣的線條很有感覺,就一路畫下去~ 有時也會畫一些慕夏新藝術風格或是幾何《節氣》系列會想用東方風格,很大的原因是當時想回歸一些手繪的感覺,所以這系列原作是選用墨筆繪製,不知不覺就加入了浮世繪感覺的排版跟配色方式。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像《節氣》的話比較特別的,是二十四節氣,當時我二十四歲,很自然的二十四歲就聯想到二十四節氣,那時很單純的畫了這一系列的圖,紀念二十四歲,也是給自己的一份禮物選擇風格的部分,其實真的還蠻隨心情的前面有提到我風格比較多一點,所以在選擇作品風格、方向的時候,我也會有時會交替做一些變化,有些可能比較幾何、有些比較寫實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在Arquq的專訪中,你曾說道:「我覺得印刷才是完整作品的最後一塊重要拼圖。」將平面作品結合印刷,在茫茫市場中紮穩自己的定位與獨特性,而我們也相當好奇當初接觸到「印刷」的契機是什麼?

A:因為以前讀設計系時,常常都要把作業印出來,但因為巴黎印刷費用很高,為了省錢,都會自己DIY一些裝幀、上色等。所以也漸漸習慣作品可以拿在手上的感覺,但提到真正開始接觸畫作印刷的部分,是一個巴黎插畫家聯展的邀請,當時朋友在法國開了一家孔版印刷的店,找了許多創作者辦了一場聯展。

我的第一幅印刷作品是《初春》,跟朋友學了怎麼分色、整理檔案,一直到印出來後的成果展現,讓我印象很深,也認知到印刷對於作品呈現的重要性。尤其現在越來越多電繪的作品,印刷也相對越來越重要,因為它會是作品實體化很重要的橋樑

Q:從初始接觸印刷,到後期自己學習製版,當中的過程與心情是什麼?

A:像我在印孔版跟凸版印刷的時候,初期我做的是分層、把檔案整理好,剩下的都是要交給師傅處理,包含製版的師父跟印刷的師傅。那我能做的就是看他們印出來的樣本,再調整顏色或配色,但我自己真的有點走火入魔(笑),也不算啦!只是我自己真的做到很有興趣,因為我在法國是自由業,不用一整天都綁在公司。那時我剛好搬家,家裡附近有一間畫室叫做「Atelier Contrepoint」,它的前身叫「Atelier17是做凹版金屬的工作室

以前那個年代版子上是已經有圖像或報紙內容,把它放在版子上印成報章或雜誌,但沒有人直接把版子拿來創作那個工作室算是一個先驅,創始人會在版上直接腐蝕、刻線、印刷,加上當時遇到世界大戰,他把他的工作室全部搬到美國,搬到美國的時候影響到達利跟米羅,接著他再把這個技術傳承下去。

他當時有傳給他的兩個弟子,其中一個前幾年已經過世,另外一位他就是我的師傅,他會教我怎麼製版,但是我做的不是凸版或孔版,我做的是凹版,包含腐蝕或拿雕刻刀直接刻板後來像是細節的拿捏例如腐蝕時間、長度與你的防腐劑都很重要,因為防腐劑要遮住你不要腐蝕的地方,防腐劑的拿捏跟你印刷的上墨程度等,我覺得這些東西很有趣,因為這些是自己從頭到尾去投入這個作品,連印刷都是自己來

source: dpi/Sally 攝

我覺得這個成就感還蠻高的,也因為我有這一些知識,像有時候跟一些師傅討論印刷,我也還蠻喜歡去做一些實驗性的東西,做一些別人沒有做過的方式,我覺得很有趣

Q:在展場中,是否會遇到喜歡你作品的人詢問印刷問題?你會如何向他們解釋「凸版」、「孔版」與一般印刷的差別?

A:超常被問(笑),其實以前我都被別人誤以為是印刷廠,因為我的攤位風格很多,印刷的種類也很多,很多人都以為是一個團體在做。我每次都說這是我自己的作品,大家都會很驚訝,很多人以為我是男的(笑),可能名字比較中性,常常需要跟人解釋,但我覺得解釋是最直接的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在印刷的時候,如果做設計的人會知道,印刷會有一些裁切線或對齊的線,那些都可能會在邊邊,但這些其實最後都會被裁掉。但是像我的作品,我很喜歡保留這些資訊,因為我覺得這一切都是作品的一部分,你可以看得到師傅為了這幅作品很努力地對位、很努力地處理顏色,例如我經常合作的樂田活版印刷阿堂哥。我很喜歡把這些東西保留,我覺得保留這些東西,同時也可以對大家做一個解釋,例如他買到的作品,他不會覺得只是一個印刷,可以看到或感受到中間的故事

Q:你會如何權衡作品要以哪種印刷呈現?

A:孔版印刷的特色是會有錯位跟網點,帶一點復古感,如果你選擇紙材比較薄,就真的很能帶入這樣的感覺,就像《二十四節氣》系列,那時是做日式、浮世繪的風格,我選擇用孔版,就是這個原因,可以用一些特殊色,例如螢光綠、螢光橘等,如果作品是想要帶有強烈霓虹燈的感覺或復古斑駁感,我就會選擇孔版。預算比較不夠的話,孔版也是好選擇,相對成本比較低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凸版印刷的話,通常是我想要特別強調紋路材質,因為凸版印刷摸得到凹凸,如果想特別強調作品細節與大色塊,凸版印刷印出來的顏色較飽和,視覺上也會相對強烈一些。若高單價的路線,我也會選擇凸版,因為凸版可以搭配一些燙金、燙不同的箔,像是透明箔、銀箔等。如果想要有很多顏色漸層,有些微燙金跟《雙生》這個作品的感覺,我希望衣服上有一些隱約的材質,我就會選擇數位燙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結合精緻印刷的作品,價位不高的原因?

A:其中一個原因是我還不是很有名的人,所以要賣作品上會比較辛苦一點。因為我的印刷都是高成本,如果作品一直放在那邊的話,對我來說,沒有辦法有收入繼續去印下一個作品,我賣的其實幾乎都是成本價我不是為了賺錢而印製這些作品,是因為我希望這些作品可以展現出它的樣子,我覺得對的印刷,等於是完成它的最後一塊拼圖。

另外一部分,也發現很多支持我的人都是年輕人,我覺得並不是代表說你的價位高,你的作品才高尚,我其實抱著比較多是回饋的心情,你在網路上看到了我的作品,你很喜歡,你還特別趁我在台灣的時候、有展覽的時候,你願意跟我買作品,我覺得我能表達的感謝,就是讓你可以把這個作品帶回家。

source: dpi/Sally 攝

第三點是因為我的風格比較多變,風格多變的狀況下,我的作品就會有一個時效性,等於是我這個風格這個時期會看到,但是下個時期就不會看到這個風格的作品,我的印刷基本上都是「限量」。

Q:作品「限量」的原因,是想保留特殊性嗎?

A:我不喜歡作品氾濫的感覺,我覺得主要是因為我的風格有時效性,它是有一個階段性,同時也是為了要讓作品具有保值力。有些作品過了就過了,例如《二十四節氣》是一個我很長的project,其實很早以前就把黑白稿都畫好了,只是黑白版畫好之後,就有人跟我說:你可不可以出彩色版?每次只要有展覽,我就會出二到四張彩色的,但是沒有二十四張,我出很慢,現在都還有兩張沒有出完。(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可以跟我們聊聊你的創作過程嗎?

A:創作的這條路比較不是我的生活重心,因為我在國外工作會有收入簽證的壓力,我一定要達到他們最低的規範。有很多人說問我要不要放棄,可是我在法國待了十年,我自己是不想放棄。不想放棄的代價,就是必須要有工作,我不可以靠販賣作品當作收入,是真的要有商業插畫、動畫或活動策劃的工作。所以創作這條路對我來說,真的是忙裡偷閒,能夠創作的時間通常是工作之間等客戶feedback的時候,或是睡前睡不著覺畫一點圖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在創作時最重視的是什麼?

A:我是一個很靠直覺創作的人。我個人私下的作品通常也不會有很大的道理、背後故事或特別傳達資訊、心情(當然如果是商業作品需求除外)我重視的是創作的過程,對我來說都是心裡上的療癒至於為什麼不喜歡在作品裡放入太多的情緒或情感,是因為我不希望作品影響到觀者的心情,我希望我的作品不論什麼時候看,都能有不同角度,如果一幅作品本身已經表達出難過,我也不希望這份難過會在讀者心中越滾越大。

Q:創作時有什麼特殊的儀式感嗎?

A:不會耶,我工作的習慣非常差,我會攤在床上,因為房間比較小,以前我沒有一個完整的桌子,我是趴在衣櫃上畫畫,把抽屜拉開,腳踩在抽屜上,踩個一兩個月抽屜就會被我踩爆,關不起來那一種。(笑)

source: dpi/Sally 攝

以前在法國的時候,房間很小的工作環境是這樣,所以對我來說創作的環境不是最重要,比較重要是當下的「心情」。我會希望我畫了這個人物或生物,我是真的喜歡它。其實我有很多的棄稿,可能畫到一半對它沒有愛,就會先擱著。但是有很多作品是我兩三年之後再重新把它拿出來整理,因為我覺得像故事、氣氛這些,很多其實都是要畫給別人看的,但是「心情」這一部分是給自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工作時有什麼習慣或怪癖嗎?

A:有!工作的時候,螢幕或作畫的東西一定要在我的前面,我的右邊一定要有零食,也要有飲料。另一邊的話,一定要開另外一個螢幕,可以看美劇、日劇、動畫都可以,但是一定要看東西!不可以單純聽音樂,我就會邊看邊畫邊吃,這樣效率最高。(笑)(d編:感覺好忙XD)

Q:為何會想不斷嘗試新的畫風?

A:一部分是跟我個性有關,因為我是一個沒什麼耐心的人,如果一直叫我畫一樣的東西,我會覺得很膩。我做創作已經是為了自己,那為什麼我要做會讓自己很厭倦的事情,也是因為這樣,我會一直想要找事情給自己做。

我的作品有一個很大的特色是它們幾乎都不是單張,幾乎都是至少一對或者是一套五張,或者像節氣二十四張,一部分也是因為我也是想訓練自己,當我決定好用這個風格畫的時候,我有沒有辦法把它做一個延續的系列因為這個風格或許會讓我找到新的客戶,有一部分的心態是這樣。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用三個詞彙形容自己?

A:好難喔~我覺得是「不守規矩」吧!我覺得我還蠻不照著規則走,因為我第一次在台灣正式連人帶作品的曝光是在文博會,我沒有任何的經驗,我也不知道文博會到底要賣什麼,我也不知道攤位要怎麼擺設。那時候因為剛接觸印刷就是一股熱,當時印了很多東西、品項超級多,又不知道怎麼擺,我就全部掛,都選那種很浮誇的框或是燙金、打凸,後來就被我朋友形容你很「暴力」。所以我覺得「不守規矩」還蠻能代表我自己,我會覺得先試了再說。(笑) 

Q:想給有意踏上插畫、設計的年輕學子什麼樣的建議?

A:台灣社群太發達了,我覺得這個有好有壞,好處是台灣的創作者,如果被看見,你很容易一夕就爆紅,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但缺點會變成,當你看到某個人因為某條路線紅了之後,你會發現那一個時期,大家的作品好像都很類似。我覺得如果要待在台灣做創作,要懂得「拿捏平衡不要因為這一條路線成功了,也不要因為一時的潮流成功後,就讓這個風格一直走下去,應該是要想辦法精進自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未來有其他規劃嗎?與我們分享吧!

A:我希望今年案子可以接少一點點,想要回歸一點自己的創作,我想要把一些時間花在畫室做凹版。因為我比較熟悉那邊的環境,我想要多花一點時間在工作室裡面,不要有社群、手機,想要這一年過一點點隱居的生活,累積一點自己的實力跟基本功,也蠻希望今年可以辦個展,可以把作品的價值提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uyu(@huyu1231)分享的貼文

Q:個展的主題?

A:我自己想要的主題是,把最一開始的作品一路全鋪、全掛(笑),我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我在去年的台北插畫藝術節,我有做了一個牆面,把很多作品往上貼的,做了一個紀錄的牆。因為當時我在貼的時候,我發現就是場子太小,沒有辦法把我全部做過的東西貼上去,所以我有一個願望是,如果我有個展的話,我有一個牆是真的可以貼滿從以前到現在的紀錄。(d編:感覺會很壯觀,相當期待!)

後記:

看似文靜乖巧的Huyu,心裡藏了一顆比誰都「叛逆」的心。

她所說的「不守規矩」,在d編看來便是對自我堅持的「不放棄」,堅持對印刷的喜愛、堅持對創作心情的重視、堅持在法國生活的種種。專訪過程中,輕柔平淡的口吻裡帶有著一絲堅定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可以給人想像與空間,我不想說死,跟觀賞者的一問一答之間的火花很有趣,尤其是當大家的看法不同時。」,在Huyu的作品中,你我皆可無限定義。

何不學習Huyu「先試了再說」的精神?不論創作、不論印刷,生活應皆是如此。

 

-

source:@huyu1231、Huyu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