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雙子處女獅子綜合體」:低級失誤眼中的當下完美主義
低級失誤以粉嫩輕柔的少女情懷,運用分鏡構圖呈現靜態中的動感,為我們現身說法何謂「少女浪漫」的完美真諦。

人們總說少女情懷總是詩,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朦朧愛戀讓人留戀不已,無神的眼眸經愛情雨的滋潤下,也開始顯得熠熠生輝。而對於低級失誤的海瓜子而言,她將隱含內心的粉嫩少女情意盡揮灑於創作中,在她如夢似幻的愛情世界裡,力求構築出自認「最完美」的浪漫與純情

本次248期dpi雜誌《老派是一種浪漫Retro Romance》便邀請到海瓜子,為我們現身說法何謂「少女浪漫」的完美真諦,以下擷取部分精彩QA,揭露你有所不知的低級失誤!

Q:你曾說過畫作像是你的另一半,每次創作時都好似談了一場戀愛,想要滿足畫畫帶來的一切。我們是否可以說你是個浪漫純情主義者呢?你對「愛情」的看法又是什麼?是屬於主動追愛還是被動等待的類型?

A:我覺得超級是耶!(大笑)我現在對另一半的定義會是可以一起玩樂的「工作夥伴」,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是一種工作,如果我們同居,你回家了就是要開始上班,你如何讓這份工作做得很開心,如何把它的壓力值減到最低,我覺得我的訴求是要跟我玩得很開心(笑)

我其實是超級被動,有時像大家約去吃飯,但沒有約我,我也會覺得「嗯?好啊沒關係,沒差。」我也不會真的那麼難過,但我是不可能自己說我要跟大家去吃飯(笑),因為很怕被拒絕,我一定會用各種方式告訴你我超級喜歡你,但你要我說我愛你,我就會開始胡言亂語(大笑)

Q:創作過程中,是否有遇過低潮期?如何調整自我心態?

A:低潮比較多是來自於個人的生活跟心態,比如談戀愛心情會好、失戀心情會很差,像去年經歷了一場巨大的失戀,那件事情也給了我比較大的起伏,因為我的作品大多跟戀愛有關,但也不完全是從前男友身上得到的靈感,我的戀愛是跟整個世界相關,有時會聽朋友講,有時會看到路上情侶的可愛互動或是很討厭的互動(笑),我都會記得那些小東西,或者自己做的小白日夢都會想把它們畫下來。

生活中收集各種戀愛素材,某種程度上是在儲備,來用在我所謂的低潮期。我的好朋友也說我超誇張,因為我從來不會因為心情不好而無法工作,可能本來在爆哭,然後打開房間發現我在畫圖(笑),是畫很可愛的小故事。那他們就會覺得很困惑,我自己也是,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種發洩。所以嚴格來說,我沒有真的很低潮的時候,因為我會覺得低潮是沒有什麼必要性,如果有個人他需要十年做出一件自認很完美的作品,那他的低潮長什麼樣?有可能他的低潮期有九年十一個月(笑),但他就告訴你需要十年,那我會覺得它很值得。

Q:如果用三個詞彙形容海瓜子,答案會是什麼?

A:雙子、處女、獅子!(笑)

Q:工作時有什麼其他習慣或怪癖嗎?

A:我喜歡把腳放在椅子上,很像死亡筆記本的L(笑),縮著讓我比較有安全感。另外有一個很厲害的怪癖,因為我以前在高雄的房間沒有桌子,我也不喜歡坐地板,大概連續三年都在「床上」畫圖,現在就不太會了,各位可以想像以前的我有多麼拼嗎?(笑)

Q:我們知道你幼時在美濃山城邊長大,卻對「海」的浪漫深深吸引。環境對人的性格與生活影響相當深遠,可以跟我們聊聊你的成長環境和目前居住的地方嗎?另外,有特別喜歡去的地方嗎?

A:有趣的是,我大約是在前年年底搬來台北,到現在也快兩年,搬來一年後分手,然後再一年交到新的男友、搬家,我覺得生活突然來了個超大的轉變。那今年因為男友也一次認識了很多新朋友,一群人會在客廳裡閒聊說著彼此的故事,總是能從中聽到超新奇有趣的事,也等於有了很多故事的交集,也算是這件事讓我認知到自己不太能拒絕跟人接觸,唯有接觸人才能得到故事,那個才是我最重要的素材

我蠻常去Oasis跟抹這兩間咖啡廳。另外,我很特別的是,台北有「派對」這件事,這是以前在台南或是高雄沒有感受過的。所謂Party不是那種去夜店的Party,是每逢週五晚上,大家會醞釀出要去吃飯或是去唱KTV的放鬆氛圍,我其實很喜歡每個禮拜五的晚上,有種隨時都會遇見「」的感覺,也有點像是我有一個「大網子」,準備要去捕魚囉!(笑)我就會很期待週五的夜晚,不管是小小的Party,或者是很多人的酒吧,剛好那天的大家也都很愛講話(笑),我就可以寫下很多精彩的故事。

Q:對你來說,「復古」二字代表什麼?如果給你再次回溯時光的機會,你最想回到哪個階段呢?

A:復古就是「復活」以前的某一件事過去很多美好的東西是務必要留下來的,例如好的觀念、手繪的手稿等,我們可以學習它的精神,像是很好的教材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持續流傳下去,我覺得復古的核心精神會是如此。

我超級不會想回去,但我會想回去鬧我自己,把自己嚇得半死(笑),但我完全不會想回去改變什麼,包括我做錯的決定、我沒做錯的事情,因為我覺得它會改變,如果當時做了不一樣的選擇,我就不會成為現在的我

Q:心目中有最想合作的品牌或單位嗎?

A:我有一個小小的想像是跟愛牌Margiela合作,他們連續幾年每季會跟不同插畫家合作推出木屐鞋,我就很想做那個(笑)。此外,我也很喜歡跟女生有關的品牌,不用一定要到超級硬派女權的樣子,因為我的風格還是有點軟軟的,我希望投射的用意是讓你更釐清自己的思緒,也能在其中得到智慧與啟發

Q:如果當初沒有重啟畫畫之路,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什麼樣子嗎?

A:我覺得會跟現在差不多,只是我會找到一件自己覺得有趣的事繼續下去。像之前有個朋友問說:如果之後不畫畫了、不紅了,接不到工作要怎麼辦?其實我的想法都一樣,如果不能畫畫,那就再找一件事情做下去呀

我之前也有想過當「老師」,不一定要當美術老師,國文老師也可以,因為我發現自己蠻會碎碎唸的,如果唸一堂課是超級不吃力的事情(笑)。當然這只是其中一種職業,可以有很多種選擇,我也沒有自信會做不好,只要我對這件事情覺得有趣,我仍然可以學習、傳達與分享,今天我只是以畫畫透過InstagramFacebook跟書本傳遞與分享我所學到的,在未來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呈現,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落差。(笑)

覺得海瓜子太迷人,看得不過癮?(敲碗)完整版精彩內容只在248期dpi設計插畫誌,立即訂購看更多!

-

source:低級失誤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